看走眼弦子,如何评价弦子的单曲《不轻》?


时间:

弦子的新作《不轻》,是一首真实但极美的歌曲。听起来,真实与极美这两点,似乎都很容易做到。的确,真实的作品有很多,极美的歌曲也有很多,但在一首作品里,能够同时做到这两种的极致,却真的不多。

因为真实来自于本色、纯粹和自然,而极美又仿佛必须经过艺术化的修饰,才能达到的完美程度,两者之间从属性上来讲,是有很大冲突的,但弦子的这首《不轻》,却因为打通了两者的界线,从而达到了真实与极美的平衡。

《不轻》听起来是一首很简约的歌曲,但也只是听起来很简约。因为实际上,这却是一首有着诸多技术难点的作品,也正是因为歌手和幕后音乐团队,都有着对音乐成熟的把控能力,才最终让一首实际很难的音乐作品,处理得一气呵成、行云流水,也才会给人一种简单的“错觉”。

《不轻》之难,就难在它是一首开放式作品。

虽然这首歌曲的作词(火星电台)、作曲(James Lee)和演唱(弦子),来自三个完全不同的个体,而且三者在创作或演唱上,都有着即兴的走向,但作品却在三种完全不同的即兴走向中,完成了近似爵士Trio般既开放又默契的配合,也造就了作品本身的独特格调。

James Lee的旋律是开放的,突如其来的起始句,听似迟滞的音符,以及略带神经质的停顿,都让作品有一种生涩但有血肉的触感;“火星电台”的填词也是开放的,不按常理使用转折词,甚至“不遵守”主谓宾的习惯用法,但跳跃的语句,却形成了一种意识流般的流畅;而弦子的演唱,更是开放的,如呓语、如呢喃,像是叙述又像是对话,低吟浅唱间,将最真实的哭与笑,都跃然耳边。

但作为一首成熟的音乐作品,《不轻》的高级之处,就在于它并不是一味地实验到底。在完成开放的主歌部分之后,这首作品却突出有了副歌这样一个非常唯美、流畅、悦耳和好听的出口。歌词文字对称、旋律乐句轻盈、人声犹如天籁,真正做到了在一首歌曲里,完成从真实到艺术的升华。

尽管整首作品的音色密度并不高,但在编曲方面却同样匠心。对钢琴做了降调处理后,也让作品形成一种灰暗但却真实的声响氛围,再加上海浪和空气环境声的收录,也以一种抽象的方式,将歌词中“乌云”、“天与地”这些文字感官化,形成音乐与寓意的呼应。

值得一提的是,《不轻》这首歌曲在上线后,还同步推出了伴奏版本。而这首歌曲的伴奏版本,并不仅仅只有卡拉OK功能,它同时也可以说是一首独立的作品,尤其是钢琴作为支点的音乐,听起来就像是一支印象派的钢琴曲,甚至也像是ECM那种北欧爵士乐的风情。而伴奏钢琴那种开放式的演绎,因为音乐属性的自由和即兴感,也让人很不容易找准节拍。

但弦子能。

最优秀的歌手,并不是在一首紧凑的伴奏中,完成自己精准的演绎,而是像《不轻》这样,于开放的音乐氛围中,同样用自由、即兴和开放的歌声,完成自己收放自如的演绎。

对于弦子来讲,她在《不轻》这首歌曲的演唱里,就跨越与即兴与精准的两端,这也让她的歌声,在同一首作品里,就给了人们以扎实和天籁两种体验。而将这两种体验具体化,不就是真实与极美吗?

与此同时,录音师也在很多细节,对弦子的演唱做了不修音的处理,这就使得弦子的真声,因为有气息和空气的对流,显得极其真实。而副歌部分,那种疏离感的音色处理,一方面突出了弦子声线的天籁效果,另一方面也营造出歌曲内容里那种“天与地”的空间感,也算是技术的艺术化了。

《不轻》里还出现了小孩喃喃自语的采样,而这位小孩正是弦子最亲密的儿子暖暖。其实,《不轻》正是弦子献给暖暖的歌曲,虽然这种类型的歌曲,其实也并不鲜见,但像《不轻》这样一种不落俗套方式呈现的歌曲,却真的非常少见。

也不仅仅只是单纯的母爱。《不轻》这首歌曲中,除了用一种温暖意境,表现出一种温馨的母子温情之外,作品整体平和、甚至有些阴柔的曲调,其实也是对一种人间悲喜的独特表达。爱,不一定是溺爱、深爱;爱,也是一种收获与失落的过程。而弦子恰恰通过这首作品,表达了一种从付出到释怀的过程,并将爱的真谛,升华成一种无私和宽容。

这种表达,也让《不轻》这首歌曲,成了一次全开放的创作。创作的不仅仅只是词曲作者,还有歌手弦子本人。

就是觉得她的歌总能给我好心情,即使是忧伤的情歌。怎么说呢,觉得对音乐的喜恶是很个人的事,我说的这些别人可能完全不认同,这都正常。

在她的专辑中,真的很难发现一首完全不能听的歌,觉得她是个很注重音乐品质,唱功值得肯定且一直很努力的歌手,而她的歌也个性十足,充满青春气息。至于那些习惯以”这个歌星不出名”一言概括,言语中带着鄙视的,我只能呵呵了。